简体中文
简体中文 English
  1. 手机版
  2. |

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

网站首页 > 世界经济分析 > 日本

日本逃过一劫

2019-05-10 08:30:14 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阅读

日本逃过一劫

王尚一

 

 

特朗普上台后,日本面临来自美国的重大经贸打击,形势极其严峻。安倍麻生内阁通过隐忍操作,与特朗普不断增进关系,竭力减缓和拖延特朗普的关税行动。

 

中美贸易战对日本来说是重大利好。随着美国战略系统启动,中美变敌我关系,特朗普暂停对日本的增税计划,日本危机得以缓解。红小兵宣称考虑武统台湾,日本又免费获得一个更好机会,扩张日本影响力,支持日本经济。

 

安倍麻生内阁是典型的危机内阁。安倍和麻生面对危机组阁,努力化解危机。

 

1990年代起,日本陷入长期经济停滞。2001年,小泉纯一郎上任首相,大刀阔斧整合政治改革成果,推行责任式新经济思路,振奋日本民族精神,成效卓著。但是,日本国内社会结构僵化、人口老化、社会失去根本方向等问题积重难返,加上中国经济竞争和日资企业大量外迁,小泉改革的阻力越来越大。2006年,小泉因自民党总裁任期限制辞职,将总裁和日本首相之位转给安倍晋三。安倍上任一年,时局日益艰难,自民党失去参议院多数席位,安倍以健康原因辞职。

 

2008年后,日本社会和经济面临更大危机。2008年麻生时任日本首相,次贷危机席卷世界,日本经济也遭受重创。麻生内阁是典型政治贵族内阁,既无力恢复经济,又缺乏政治铁腕。日本民众对贵族政治忍无可忍,2009年选举自民党惨败,反权贵政治的民主党上台。民主党掌控政权后,三年换三个首相,内政外交一塌糊涂,还被在野的自民党玩于股掌之上。2011年,民主党在海啸救灾和福岛核电站事故处理上表现出不可救药的无能。

 

在生死存亡危机面前,日本民众清醒认识到,贵族政治虽然让人很不满,但不至于让国家灭亡。2012年,自民党诱使民主党解散国会重新大选,安倍卷土重来,带领自民党在选举中大获全胜。

 

安倍二次任首相,押上自民党的命运挽救日本。安倍麻生内阁高度集权,绝对掌控自民党,进而绝对掌控日本命运。在内阁分工中,安倍负责内政与外交,麻生负责经济金融和战略建议,小泉进次郎组织青年干部负责灾后重建和农村发展。安倍与小泉纯一郎类似,打破派阀模式,实施内阁主导的高度集权。不过安倍政治基础雄厚,没有采取小泉剧场的清洗内阁和自民党模式,而是直接进行派阀整合。安倍二次组阁,政治视野更宽广,政治力量更强硬,政策实施更强势,政治操作更娴熟,大胆实施安倍经济学、提高消费税以及启动农村经济体制改革等以邻为壑、得罪民众、得罪派阀的政策。

 

安倍经济学以邻为壑获得巨大成功。麻生作为副首相、财务大臣和金融大臣,可以看作安倍经济学战略策划者和主导者。2009年,时任首相麻生太郎与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建立良好关系,成首位到白宫拜会新任总统奥巴马的外国领导人,但惨遭奥巴马冷遇。安倍和麻生组阁后,认清美国政府状态和动向,在美联储开启QE3超级大印钞后,日本政府开启安倍三支箭,即央行大印钞、政府大规模负债刺激以及结构改革。配合三支箭的关键措施是日元大贬值,汇率从美元兑日元的80直接贬到125,贬幅超过50%。安倍经济学不仅对日本经济产生强大刺激作用,也对世界经济产生深远影响。由于日元贬值、日本超级庞大的海外资产、日本经济结构的严重割裂、日本城乡差距的巨大、日本民众的拼命储蓄等综合因素,在其他国家必然造成灾难后果的经济刺激模式,却在日本获得巨大成功。

 

在安倍经济学支持下,安倍完全掌控外交,不断扩大日本国际影响力。2013年开始,日本与欧洲展开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,2017年达成协议,2019年实施。安倍积极参与和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协定(TPP)的签署和实施,把中国隔离在新区域自由贸易协定之外。与此同时,安倍虽然屡次被中国羞辱,但坚持与中国增进贸易关系,扩大日本与中国经贸合作,包括支持日资在华企业运营、增加对中国出口中高端产品、吸引中国游客到日本旅游等。

 

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,日本再次面临重大危机。2016美国总统大选期间,安倍押注希拉里。特朗普当选后,安倍很快赴美求见特朗普,以弥补致命错误,创下外国领导人会见美国侯任总统的先例。安倍对特朗普承诺,将对美国投资数千亿美元,加大从美国进口以缩减美国对日本贸易逆差。随后丰田汽车社长丰田章男访问美国,与侯任副总统彭斯讨论加大对美投资。彼时,特朗普表面欢迎安倍,内心并不相信这个日本人。特朗普上任第一天就宣布退出TPP,并且很快签署退出TPP的文件。从美国政治和经济角度,TPP是比北美自由贸易协定(NAFTA)和中国加入WTO更恶劣的协议。奥巴马被中共羞辱,讨厌中国又不敢直接打击中国,打算通过TPP把中国隔离出去。但实际上,如果美国加入TPP将面临更大灾难,不仅是经济灾难,更是政治灾难。特朗普一直密切关注美国经济,很清楚TPP存在的致命问题,竞选之初就反对TPP。到后期,由于特朗普引发社会影响过大,希拉里也被迫表态,美国应该退出TPP

 

特朗普上台后,日本随时面临经济崩溃和大萧条。如果中国主动配合特朗普,拿出一整套支持美国经济和加强中美关系的方案,特朗普将在2017年上任后迅速行动,退出TPP只是第一步,特朗普接着会立即对日本加税,并且强迫日元升值。如果中国又把对日本的巨额采购转向美国,那么在中国需求减少和特朗普增税的双重打击下,2017年已经进退两难的安倍经济学将快速崩溃,日本经济亦随之崩溃,接下来日本政治动荡和社会分裂将全面发酵,日本进入新的长期大萧条。

 

安倍以极其谦卑的态度,在2017年稳住特朗普,保全日本经济。2017年中国对特朗普的态度,让处于艰难政治局面的特朗普无法快速行动。安倍态度则与中国完全相反,积极主动一次又一次与特朗普沟通。在反安倍的日本媒体眼里,安倍在纽约拜会特朗普跟哈巴狗一样。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,安倍与特朗普在白宫握手,“看我”视频在网络爆火。特朗普访问日本时,与安倍一起打高尔夫球,特朗普走在前面,安倍在沙坑狼狈后滚翻的视频也传遍世界,特朗普事后得知非常感动。安倍就是以这样谦卑的姿态,不断增进与特朗普的个人关系,尽最大努力推迟特朗普对日本的经济制裁,换个说法就是,安倍以牺牲个人尊严为日本换取经济利益。特朗普自身是超级爱国者,绝不因此轻怠忍辱负重的爱国者安倍,而是友好相待,直到称安倍为朋友,真的朋友。

 

中美贸易战开打后,安倍地位越来越稳固。美国将中国作为主要目标,对日本的贸易制裁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被搁置。随着贸易战升级,媒体评估,安倍可以作为中美冲突的调解人,甚至作为特朗普可信任的参谋,帮助中美达成最佳协议。随后,李克强访日讨论中日韩贸易协议,习近平又邀请安倍访华,中国企图联日抗美。日本等国则正式开始实施TPP,在美国不参与的情况下,日本最大化扩展自己的国际政治经济影响力。

 

中美贸易战持续升级,安倍加紧从中国撤离,同时加强与台湾关系。201810月下旬,中国溃势已经显性化,日资加快从中国撤出。根据产经类新闻,日本和台湾资金协调加快从大陆撤资,转到东南亚等国。日本是政治、经济和金融高度集权的财阀体制,日资考虑大规模撤资,背后必然有日本政府的指导。中国举行超大规模进口博览会,日本视而不见,日企也没有动作。安倍借中日建交40周年访华,表面支持中日友好,实质推动日资从中国撤离,包括停止长期以来日本对中国的援助资金。安倍带领庞大代表团访华,却没听说有投资中国的什么大项目。种种迹象表明,安倍的举动是在实现与中国经济切割的同时,尽量索回日企被中国长期拖欠的外汇资金。

 

中美进入新冷战,甚至可能爆发热战,安倍迎来新的战略机会。安倍计划在首相任期内修改和平宪法,把日本自卫队变成常备军性质。中美冷战不断升级,中国大陆对台湾更多恐吓,安倍的修宪理由更加充分。日本海上自卫队纸面实力世界第二,另外还封存大批服役时间极短就退役的舰艇和潜艇,可以随时支持美军,甚至参与配合美军的军事行动。日本跟美国订购42F-35战斗机后,2018年底的防务大纲上又增加超过100架订单。日本大量购买F-35战机,不仅减少日本对美国贸易顺差,还能与美国建立更密切的联系,共同协防台湾,确认日本修宪的合理性。

 

如果当初中共抓住机会结成中美联盟,日本经济、政治和战略地位将遭受沉重打击。历史没有假设,只有现实,日本耐心隐忍等来中国挑战美国进而被美国打垮,日本从而获得经济上的喘息和战略上的主动。在未来,无论美国继续全方位碾压中共,还是中共灭亡后中国局势的变化,都将受到日本的重要影响。

 

 

(本文节选自《中共灭亡在即》)

 

2019220

 

 

公告:

《中共灭亡在即》初版于2019年2月底推出,有意购买请联系邮箱:iocecs@foxmail.com,非诚勿扰。

 

 

 

 

2019 中国经济文化研究所  
  • 本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原创,个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,媒体转载请站内联系,否则追究法律责任。